西洋參與亞洲人參面面關

西洋參(Panax Quinquefolius Linn)與亞洲人參(Panax Ginseng C. A. Meyer),乃同科同屬但不同種,其藥效功能上差異頗大。

至今為止,現代藥理學已證明人參對人體的代謝有廣泛的調節作用。這種調節作用特點是雙向性的,也就是它可使過低的或過高的代謝恢復正常。例如人體在應激狀態(包括特別緊張的腦力活動,周圍環境急劇變化對人體刺激等)和強烈運動時肌肉內糖元ATP(一種含高能量的化合物)和磷酸肌酸的含量會下降。而人參可使下降的上述指標回升,也可以預防這種下降。因此人參可應用於緊張用腦者,包括學生考試期、司機、運動員或老人、病後恢復期及體弱者,以便提高人體內供給能量的碳水化合物,尤其是血糖的水平。但人參又可使人體中過高的血糖水平下降,因此,人參與其它中藥配合可應用於治瘓糖尿病的血糖過高症。

由下述可見同一人參與不同中藥配合既可使過低血糖水平上升,又可使過高的血糖水平下降。這種對代謝的雙向調節的特點,是人參及其它滋補中藥的最可貴的特點,也是西藥所缺乏的。中醫的特點就是應用中藥針灸來調節陰陽乎衡,用現代語言表述就是調節紊亂的代謝使其恢復正常。也由於這種雙向調節的作用,人參特別適用於代謝紊亂病,副作用亦較少。

現代藥理學研究已證明人參有下列藥理特點:

一、對代謝的調節作用:在應激和強烈運動條件下,人參具有明顯的抑制內源性糖元的作用,由於人參促進人體節約利用碳水化合物,因此人參能抗疲勞。人參可使乙醇(酒類)的中毒效應降低,例如人參可使乙醇對小鼠的半致死劑量(LD50)上升,上述作用原因是人參提高肝臟、解毒功能。人參對肝肢系統的酉每素同樣有上述雙向調節特貼。另人參對核糖核酸(RNA)和蛋白質的代謝有成泛調節作用。

二、增強免疫功能:人參能增強免疫功能包括促進抗體、補體形成和刺激非特異性免疫功能的作用。

三、調節內分泌系統的功能:人參有調節垂體—腎上腺皮質激素、性激素和甲狀腺的功能。

四、調節神經系統作用:增強學習和工作能力及抗疲勞作用,另則人參與其它中藥配合可治療心血管、泌尿系統等疾病。

近年來又發現人參中的人參皂質,對離體的癌細胞有抑制的作用,同時長期使用,又無副作用。但仍應注意的是凡患感冒、發燒、傷寒、中暑、痢疾、斑疹等病者,暫不宜服用人參。

人參雖有上述許多方面的優良藥理作用,但人參使用仍有一定範圍。在中醫實踐中,人參在大多數情況下都可與其它中藥配合使用。例如人參與麥冬、五味子組成”生脈散”配方用於心血管疾病等。人參與黃耆配合加強補氣作用。近年來人參與蜂王漿配合用於老年人保健有良好作用等。同時,要避免超劑量使用人參。過量使用仍有副作用。

在中藥性質上,亞洲人參為”熱”,西洋人參為”涼”,在現代工商杜會中許多人繁忙,有不同程度壓力,常處於‘應激(Stress)狀態’,此時多用西洋參為好,原因是亞洲人參皂質中含有多量的Rg成份,它具有神經興奮作用,而西洋參皂質中合有較多Rb,具有使神經系統鎮靜作用。總之,合理地經常使用人參,是增強身體素質,預防疾病延年益壽的有效途徑。

 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