許忠政不放棄創人參王國

LA20141201B03_photo

許氏花旗參40周年紀念 「參農」回顧從無到有 計畫兩年後退休

記者張敏毅/洛杉磯報導  世界日報 12.1.2014

憑藉一股「傻勁」,在冰天雪地中奮鬥大半輩子的「參農」許忠政,日前迎來「許氏花旗參」40周年紀念。

出生於台灣澎湖的許忠政在威斯康辛州住了大半輩子,他30日到洛杉磯演講,回顧「從無到有、從小到大」的40年創業之路,以及他和花旗參結下的不解之緣。當播放幾十年前的一段影片時,畫面中許忠政還是個年輕小夥子,手握鐵鏟,在農田中挖坑種植。看到這一幕,年過七旬的他流下激動的淚水。

當「許氏花旗參」從默默無聞發展到如今占全美產量四分之一的行業龍頭老大,且銷遍世界各地時,許忠政從不以企業家或老闆自居,而是謙虛地給自己冠上「參農」稱號。

提起入行原因,他笑言「因為自己有股傻勁」,能倖存到今實屬不易。他說,當年全美只有不到20名參農,除他是華人之外,其他都是白人。最初他只是懷著一顆孝心,希望花旗參給體弱多病的母親帶來神奇療效。他從只有半畝地開始種植,每年都在「冰天雪地」與人參為伴,直到種植人參的土地擴大到300英畝。

正當美國人參市場一片大好,許多人跟風投身種植人參時,全國參農從最初20人暴增至90年代的1000人,全美人參年產量從最初的區區幾萬磅升至250萬磅。隨之導致市場供過於求,全球人參的售價跟著猛跌,「最低谷時,人參外銷價每磅只有12元,還不到成本的一半」。絕大多數參農開始虧錢,甚至陸續退出這一行。

許忠政回憶起最艱辛的時光時說,「能堅持到今天,是因為我沒放棄」。從1996年至2010年,全國90%以上參農都撤資了,其中包括不少華裔參農。他坦言,那幾年他年年虧錢,「但好在繼續堅持,熬過來了」。如今,經過幾十年大浪淘沙後,全美還剩下70名左右的參農仍然堅守在這一行。

洛杉磯40周年紀念活動上,擺滿了他搜集的野生人參。他說,越老越大的人參越值錢,市場上的人參多是10年至20年,「我這輩子見過最好的三棵人參都100多歲了,是我的鎮店之寶」。

他表示,威州花旗參雖然有名,比中、韓、加拿大人參售價高,但產量很低,只占全球人參產量8%。全世界打著「威州花旗參」旗號的人參店,賣的人參八成都不是來自威州。但隨著烘乾、製作等後期加工方法日新月異,「冒牌貨」以假亂真,不僅能輕易騙過消費者眼睛,就連種了一輩子人參的他都難以百分百分辨真偽。

73歲高齡仍然活躍在寒冷的威州,甚至在田地上種植人參,很少有人看得出他還是一位癌症康復者,兩年前才接受攝護腺癌手術。此次40年活動上人參拍賣所得款項,他將全部捐給美國癌症協會,幫助癌友渡過難關。現在他正在籌畫退休,計畫於兩年內將生意全部交給剛從哈佛取得MBA學位的兒子許恩偉繼承,讓他繼續締造第二個40年輝煌。

2 thoughts on “許忠政不放棄創人參王國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